金融投资网站 魏欣:纽约是否正在衰落?(图)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魏欣

  虽然在绝大多数人眼里,纽约仍然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但是近年来许多人开始意识到这样一座帝国都市已经越来越让人感到失望。他们发现,集合了金融、政治、文化、艺术中心于一身的纽约正在缓慢衰落。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可能是各区选民、金融从业者、城市蓝领、电脑工程师、学生、黑人和少数族裔、超级富豪,甚至还有不少游客。但是当你仔细倾听他们谈论纽约衰落的原因和特征时,内容却又各不相同,甚至还相互矛盾。我们不禁要问,纽约正在经历着什么?它又将向何处去呢?

  无论从生活经验还是统计数据来看,纽约衰落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在各种不同因素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用脚投票,搬离这座超级城市。根据美国统计局的数据,纽约市已经一改金融危机后人口净流入的趋势,连续第二年出现净人口流出。在剔除了人口自然增长的因素之后,统计数据显示,平均每天有大约277人净搬离纽约。事实上从2017年7月到2018年7月,从五大区的840万居民中,大约有20万本地居民搬去了美国的南部的“阳光地带”。如,德州的休斯顿和佛罗里达的迈阿密等。即使由于大约10万国际居民的流入对人口流出的趋势形成对冲,纽约在全国所有大城市中的人口净迁出数量仍然是排名第一的。如果仔细观察身边的朋友,你会发现因为工作、家庭、房子、税务、小孩等各种原因离开纽约的人并不少见。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由于选民基础的下降,纽约州可能会在美国众议院失去两个议席。

  在离开纽约的很多人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纽约各大投行、金融机构、大型企业和他们数量庞大的员工队伍和家属,甚至还有特朗普总统。根据福克斯新闻网的报道,今年10月底,摩根大通银行宣布他们将减少在纽约地区的雇员数量。由于成本原因,他们将首先把那些不直接面对客户的部门和职位较低的雇员搬去相对便宜的德州、俄亥俄州和特拉华州。其中,他们在德州的各个办公场所已经容纳有24000名员工,并且还将进一步扩大。但是摩根大通并不是唯一一家离开纽约的投行。高盛已经在盐湖城修建了新的办公大楼;德意志银行扩大了在佛罗里达杰克逊威尔的中心;AllianceBernstein去年宣布把总部迁往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更加令人担心的是,去年亚马逊曾经宣布将会在纽约皇后区的长岛城修建他们的第二总部。但是在一系列抗议事件和国会议员Alexandria Ocasio-Cortez对他们的强烈质疑之后,他们决定取消这个方案,转而发展他们在佛吉尼亚州水晶城的第二总部。这个决定让生活在纽约的很多软件工程师非常失望。今年10月,特朗普总统宣布自己搬离纽约,成为佛罗里达州的税务居民。如果大型企业、富裕的金融和IT从业人员的出走成为一种趋势,那么这必将影响到纽约市的财政收入和未来的市政建设能力。

  由于近年来电商对传统零售商的冲击,地价、税务和各项经营成本的上升,企业和居民的出走潮也带来了美国各大零售商逐步缩减他们在纽约的门店。根据福克斯新闻网援引独立政策研究机构,城市未来中心的报告,去年是过去11年来第一次零售商在纽约的关店数量超过了开店数量。作为关店幅度最大的一年,所有零售商在总门店数减少了2.3%。而且在五大区中,最繁华的曼哈顿居然是关店数量最多的。在这些选择缩减营业面积的零售商中,不但有GAP、Aerosoles这样的服装店,甚至还有Subway、Au Bon Pain这样的早餐店和快餐店。这说明纽约人的消费能力和这些门店的盈利能力都在下降。如果仔细观察身边曾经的街区,你会发现很多相当不错的门面开始出现长期空置。如果长此以往,未来将对那些依赖零售店生存的低收入群体和城市蓝领的就业形成冲击。

  对于那些没有离开的人来说,虽然市长和议会已经推出了不少政策,但是很多居民已经感觉到纽约变得越来越不适宜居住。不宜居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居住成本太高,房租太贵。在美国的大城市中,纽约是为数不多立法严格限制房租上涨的。在很多社区,如果在不更换租客的前提下,房东只能每两年调涨2%的房租。在法律的保护下,房东想要赶走不交租金的房客非常麻烦。今年甚至还特别立法,严格限制房东从住房申请人那里收取背景调查费用不能超过20美元。即使在这样的法律环境下,纽约的仍然在经历着经济适用房不足的危机。根据纽约时报的统计,从2005年至今,纽约市每月租金低于900美元的公寓减少了40万套。每天有6万人不得不住进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取而代之的是,市中心空置的豪华公寓数量在不断增加。这些豪华公寓的主人可能一年中很长时间并不居住在这里。纽约正在变成有钱人的乐园,而用经济手段把普通收入家庭、无证移民赶走。

  在环保主义者、黑人和少数族裔、进步主义者眼里,纽约已经失去远见和前进的动力。全市所有的自行车道中只有16%是有隔离墙保护的。这导致如果在纽约像欧洲那样骑自行车往返,将会非常危险。截至10月份,今年有69个行人和19个骑自行车的人因为交通事故死亡。而且纽约2021年才会推出交通拥堵税来减轻城市交通压力,这比伦敦落后了18年。黑人和拉丁裔小孩在纽约的最优秀的高中的录取率在过去几年持续降低。比如:最好的高中之一Stuyvesant去年录取的学生当中只有1%的是黑人。这是因为黑人家庭的经济条件往往较差,对标准化考试的重视程度也不够。进步主义者希望能按种族区分录取,而不是单纯考察成绩,提升少数族裔的录取比例。这将会挤压到对教育更为重视的亚裔和华人群体的入学率。

  虽然纽约是发展较早的城市,但是以地铁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严重老化和落后。凡是来过纽约的人,特别是国内的游客,大部分都会对这里的市政建设持较为负面的态度。很多人看过了纽约的许多社区之后,更倾向于把纽约与国内的三线城市相比。地铁的破旧和肮脏的程度已经让一些乘客无法忍受。2017年由于地铁事故频发,州长不得不宣布纽约州进入紧急状态,特别拨款整修地铁。专家们对市内交通的评价是,地铁和大巴已经进入了一个死亡漩涡。官员警告说,如果财政状况得不到改善,到2022年地铁公司的赤字将会达到10亿美元。届时公众要么选择显著缩减地铁服务区域,要么选择接受票价大幅上涨。

  如果过去几年你在纽约生活,你会发现它基本上陷入了这样的怪圈:产业空心化导致失业,失业导致地方政府财政枯竭。选民要求增加福利应对失业,地方政府只能向企业增税和对经济活动增加监管。立法迫使房租少涨,强行要求雇主提供带薪家庭假期,政府提供免费的儿童学前班。增税和增加监管导致企业和富裕阶层出走,然后再导致工作机会向其他州的流失和更加严重的本地失业。即使这样,纽约并没有失去它的灵魂。它仍拥有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仍是联合国所在地,仍旧拥有全球最顶尖的人才储备,仍然召开大量顶尖学术会议。只是它现在应该更清晰的找到自己的产业发展方向,并且明确自己的城市定位。它究竟要对商业更友好,还是更具备人文关怀。

  (本文作者介绍: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版权声明:本站(钱财迷)内容皆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qiancaimi.cn/licai/11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