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投资项目 盘和林:现代企业是否需要吴起吮疽 是否与股东利益相悖?【多图】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盘和林

  11月24日,一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网文刷屏。作者称,自己是入职网易游戏5年的一名员工,在职期间遇到了一系列不公正待遇,包括绩效与个人实际工作情况不符;自己生病后,网易采用“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等各种方式让其离职,以避免进行N+1的离职赔偿。

  网易已经公开道歉,笔者不想去讨论劳务上的法定关系,这些最终由法律来厘清其中的孰是孰非。不过该员工的遭遇让我想起“吴起吮疽”的典故:起之为将,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卒母闻而哭之。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于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不过,现代企业包括劳动关系都由法律来约定,现代企业作为盈利的主体,是否需要承担起类似绝症员工的“吮疽”义务,是否与股东利益最大化相悖离?这恐怕才是最值得思考的事情,也是争议的焦点所在。

  近年来,我们的企业总是鼓吹并希望团队成员狼性,而所谓的狼性,多数人解读为是企业文化中一枝独秀的创举,是一种带有野性的拼搏精神,是“野、残、贪、暴”在团队文化中的体现,是对工作、对事业的“贪性”,永无止境地去拼搏、探索。但在过多强调进取的同时,好像忘记了狼性文化好像缺少了那么一点亲切和温情。我认为,可能我们在对目标的追求上走的太急了,别谈狼性,我们只是看到狼性的捕猎凶猛,实际上狼对群体关爱程度是最高的动物。

  狼群不止胜在进取、更胜在团结。其实最简单的薪酬激励就是一种对员工的关注,企业通过支付给员工比市场保留工资高得多的工资,促使员工努力工作。效率工资理论认为,工资和效率的双向作用机制,即生产率高的工人理应得到高工资,工资依赖于工人的生产率,而另一方面工人的生产率也依赖于工资,工人的行为常受到工资的影响,例如,工资的高低可以影响工人的偷懒程度、辞职率、工作士气和对雇主的忠诚等。

  关注员工的基础上要求进取才是狼性文化完整的体现。用效率工资理论中的“礼物”一说来解释就是,企业用温情的“礼物”向员工交换忠诚、责任,员工自会向股东回报更高效率、更好效益。幸运的是,我们看到,有不少企业在关爱员工方面有了更进一步的行动,董明珠之前就通过向员工提供住房的方式给予“礼物”,而刘强东更是通过对去世员工家庭的补助作为“礼物”,礼物多样的同时也显示了更多的温情。

  马云说过永远不要跟员工玩套路,你怎么对员工,员工就怎么对你。是的,对于企业界,不管是华为等电子设备制造企业还是格力这样的家电制造业,人员流动性越来越强,尤其在人口红利渐退的今天,流动性强带给企业的稳定发展诸多隐患。给予员工关爱就像吴起吮疽,居将军高位为士卒吮疽,士卒如何能不为之奋勇杀敌呢?

  另一方面,对于不少人质疑的给予“礼物”是否违背了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呢,笔者认为,让利于员工从而稀释利润是必然,但并不代表与整体利益背道而驰,“礼物”增加了员工的归属感和责任感,对于企业长期发展是大有裨益的。并且,“礼物”的价值并没有盲目的增高,“礼物”增加的成本与其长久的发展而言微乎其微。

  随着社会的发展,企业价值已经不单单表现为利润的增长,企业背后的股东也不单单是追求利润的经济人。利益相关者理论认为企业的经营管理活动是建立在各个利益相关者的相互作用结果之上,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依赖于企业对各利益相关者利益要求的回应的质量,而并非单但取决于股东,企业追求的是利益相关者的整体利益,而不仅仅是某些主体的利益,所以,企业对于社会伦理的遵从,特别是对弱势群体的照顾也成为了企业价值的一种表现形式。

  近日,刘强东也在京东会上宣布一个新政策,任何在职员工遭遇不幸,其子女的学习和生活费用公司都将承担,再次与网易事件形成了对比,显示了京东内部的温情,笔者认为,即便是作秀,也希望更多人的对弱势员工作出“吮疽”、不离不弃的承诺,来个作秀接龙。窃以为,为人吮疽,员工才会有战斗力,为人吮疽,团队才会有凝聚力,为人吮疽,企业才会有生命力。这并不与股东利益最大化背离,更是现代企业理论如利益相关者理论、企业伦理的要义所在。

  (本文作者介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

版权声明:本站(钱财迷)内容皆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qiancaimi.cn/licai/11106.html